立陶宛事件

本页面所适用的版本可能已经过时,最后更新于1.30
(重定向自Lithuanian events

这是  立陶宛的全部事件列表。脚本代码位于:/Europa Universalis IV/events/flavorLIT.txt


ID

Msg event.png新教浪潮


15世纪与16世纪时,立陶宛大部分都信仰天主教或东正教。但是在16世纪最后两个十年中,大量新教难民从法国、南德意志地区和意大利逃亡而来,这些人为夹在天主教和东正教国家之间的立陶宛公国带来了新鲜的思想。当时很有权势的拉齐维乌家族一直秉持开放的政策,接受来自国外的影响。同时,不同于波兰的贵族体制,立陶宛的城市具有更加重要的地位。城市迅速成为了文化与宗教的熔炉,新教也经由城市居民迅速向周边农村地区传播。甚至国王都渐渐开始支持新教信仰,从一开始的仅持私人立场到最终立新教为国教,向普鲁士和瑞典看齐。这一举措也意味着立陶宛能够采取独立于波兰和俄罗斯之外的第三种宗教立场。另一方面,17世纪40年代之前,国内多种宗教共存的情形也使立陶宛的宗教政策十分宽容。


 
触发条件
  •  立陶宛
  • 年份是1550或更晚
  • 不是:
    • 年份是1600或更晚
  • 不是:
  • 任意拥有的省份:
    • 是(该国)的核心
    • 宗教是 新教 新教
  • 任意拥有的省份:
    • 是(该国)的核心
    • 不是:
      • 宗教是 新教 新教
    • 是改革中心
    • 省份最有可能的叛军类型是新教叛军 Protestant zealots
平均发生时间

200 月


立即生效
  • 潜在效果:
    • 随机一个拥有的省份:
      • 仅限于:
        • 是(该国)的核心
        • 是改革中心
        • 不是:
          • 宗教是 新教 新教
        • 省份最有可能的叛军类型是新教叛军 Protestant zealots
      • 设置省份 flag lit_wave_of_protestanitsm_flag
    • 随机一个拥有的省份:
      • 仅限于:
        • 是(该国)的核心
        • 是改革中心
        • 不是:
          • 宗教是 新教 新教
        • 省份最有可能的叛军类型是新教叛军 Protestant zealots
        • 不是:
          • 省份 flag lit_wave_of_protestanitsm_flag 已设置
      • 设置省份 flag lit_wave_of_protestanitsm_flag

Event button 547.png
接受
  • 所有拥有的省份:
    • 仅限于:
      • 省份 flag lit_wave_of_protestanitsm_flag 已设置
    • 改变宗教为 新教 新教
    • 清除省份 flag lit_wave_of_protestanitsm_flag
Event button 547.png
打压
  • 所有拥有的省份:
    • 仅限于:
      • 至少满足之一:
        • 全部:
          • 宗教是 新教 新教
          • 省份最有可能的叛军类型是新教叛军 Protestant zealots
        • 省份 flag lit_wave_of_protestanitsm_flag 已设置
    • 新教叛军 Protestant zealots(2规模)的叛乱爆发
  • 潜在效果:
    • 所有拥有的省份:
      • 仅限于:
        • 省份 flag lit_wave_of_protestanitsm_flag 已设置
      • 清除省份 flag lit_wave_of_protestanitsm_flag
ID

Msg event.png加尔文宗浪潮


16世纪90年代,在新教对立陶宛产生深刻变革的同时,加尔文宗的难民也陆续前来。他们来自英国、尼德兰、法国和西班牙等地,从狭隘的天主教统治中逃脱,主要是农民和城市居民。这些人与早期的新教徒以相似的方式一同对立陶宛产生影响。然而,反对本国国王的立陶宛大贵族认为波兰的制度最为完美,国王改宗新教路德宗,他们便借机转信加尔文宗,试图对抗王权。其一是同国王划清界限,其二是由于加尔文宗认为神权高于君权。另一方面,他们还用加尔文宗信仰教导自己的农奴:上帝让他们生而为农奴,因此要安心接受自己的管理。在17世纪30年代,国内两股势力之间的不和渐渐显现:一方是以国王为代表的新教势力,一方是以大贵族为代表的改革宗与东正教势力。


 
触发条件
  • 不是:
  •  立陶宛
  • 年份是1590或更晚
  • 不是:
    • 年份是1610或更晚
  • 任意拥有的省份:
    • 是(该国)的核心
    • 宗教是 改革宗 改革宗
    • 省份最有可能的叛军类型是改革宗叛军 Reformed zealots
  • 任意拥有的省份:
    • 是(该国)的核心
    • 是改革中心
    • 不是:
      • 宗教是 改革宗 改革宗
    • 省份最有可能的叛军类型是改革宗叛军 Reformed zealots
平均发生时间

200 月


立即生效
  • 潜在效果:
    • 随机一个拥有的省份:
      • 仅限于:
        • 是(该国)的核心
        • 是改革中心
        • 不是:
          • 宗教是 改革宗 改革宗
        • 省份最有可能的叛军类型是改革宗叛军 Reformed zealots
      • 设置省份 flag lit_wave_of_calvinism_flag
    • 随机一个拥有的省份:
      • 仅限于:
        • 是(该国)的核心
        • 是改革中心
        • 不是:
          • 宗教是 改革宗 改革宗
        • 省份最有可能的叛军类型是改革宗叛军 Reformed zealots
        • 不是:
          • 省份 flag lit_wave_of_calvinism_flag 已设置
      • 设置省份 flag lit_wave_of_calvinism_flag

Event button 547.png
接受
  • 所有拥有的省份:
    • 仅限于:
      • 省份 flag lit_wave_of_calvinism_flag 已设置
    • 改变宗教为 改革宗 改革宗
    • 清除省份 flag lit_wave_of_calvinism_flag
Event button 547.png
打压
  • 所有拥有的省份:
    • 仅限于:
      • 至少满足之一:
        • 全部:
          • 宗教是 改革宗 改革宗
          • 省份最有可能的叛军类型是改革宗叛军 Reformed zealots
        • 省份 flag lit_wave_of_calvinism_flag 已设置
    • 改革宗叛军 Reformed zealots(2规模)的叛乱爆发
  • 潜在效果:
    • 随机一个拥有的省份:
      • 仅限于:
        • 省份 flag lit_wave_of_calvinism_flag 已设置
      • 清除省份 flag lit_wave_of_calvinism_flag
ID

Msg event.png同瑞典的战略同盟


17世纪头十年,立陶宛的国王改宗新教,支持宗教改革。他的最终目的是效仿瑞典,建立一个高效而现代化的君主制政府。为在立陶宛建立新教教会并推行政府和社会改革,国王逐渐与瑞典交好,而瑞典也从中获益,因为他在信奉异端的东欧获得了一个新教盟友。两国的联盟逐渐稳固,拉迪斯罗瓦斯一世也支持古斯塔夫二世·阿道夫在德意志地区推行新教;至于东欧的天主教和东正教势力,自然有立陶宛制约它们。


 
触发条件
   value = 8
   is_core = SWE
}
  • 不是:
    • 是与  波兰的联合统治中被统治的一方
  • 不是:
    • 是与  波兰的联合统治中统治的一方
  • 不是:
    • 是与  瑞典的联合统治中被统治的一方
  • 不是:
    • 是与  瑞典的联合统治中统治的一方
  • 不是:
  • 不是:
    • 宗教是 Catholicism 天主教
  • 不是:
    • 拥有国家修正 “反对宗教改革”
  •  立陶宛
  • 年份是1600或更晚
  • 不是:
    • 年份是1620或更晚
  • 任意相邻国家:
平均发生时间

200 月


Event button 547.png
同盟
  •  瑞典:
    • 获得对 (该国)的观点修正“示好”50 年
  •  波兰:
    • 获得对 (该国)的观点修正“不高兴”50 年
Event button 547.png
拒绝提议
  •  波兰:
    • 获得对 (该国)的观点修正“示好”50 年
  •  瑞典:
    • 获得对 (该国)的观点修正“不高兴”50 年
ID

Msg event.png同普鲁士的战略同盟


在17世纪20年代,勃兰登堡继承了普鲁士公国。勃兰登堡-普鲁士笃信新教,同时也对改革宗持宽容态度,因此,它向耶尔齐一世发出邀请,希望同立陶宛建立神圣新教联盟,共同对抗波兰。勃兰登堡将得以让普鲁士公国脱离波兰的附庸身份,而立陶宛则可以从波兰身上获得她想要的利益。政府里的少壮派很重视这个邀请,但是国王的态度很谨慎。他和他的近臣仍然心存疑虑,而他们持这种态度的理由也是显而易见的。首先,为了一个德意志小国入侵波兰并不明智;其次,如果取胜反而更加糟糕,因为夺取波兰的土地将会获得大量信仰天主教与东正教的人口,十分难以消化,而那些习惯于波兰式无政府状态的、野性难驯的波兰大贵族更是麻烦。因此国王谢绝了邀请,而是提议签订贸易协定和文化交流的协议。但是正如大多数立陶宛官员预期的那样,这些条约没有起到多大的作用——比起波兰,勃兰登堡-普鲁士的社会同我们在文化上的差异太大了。


 
触发条件
  • (THIS) 独立国家朝贡国
  • 不是:
    • 是与  波兰的联合统治中被统治的一方
  • 不是:
    • 是与  波兰的联合统治中统治的一方
  • 不是:
    • 是与  普鲁士的联合统治中被统治的一方
  • 不是:
    • 是与  普鲁士的联合统治中统治的一方
  • 不是:
  • 不是:
    • 宗教是 Catholicism 天主教
  • 不是:
    • 拥有国家修正 “反对宗教改革”
  •  立陶宛
  • 年份是1618或更晚
  • 任意相邻国家:
  • 不是:
    • 年份是1626或更晚
平均发生时间

200 月


Event button 547.png
同盟
  •  普鲁士:
    • 获得对 (该国)的观点修正“示好”50 年
  •  波兰:
    • 获得对 (该国)的观点修正“不高兴”50 年
Event button 547.png
拒绝提议
  •  波兰:
    • 获得对 (该国)的观点修正“示好”50 年
  •  普鲁士:
    • 获得对 (该国)的观点修正“不高兴”50 年
ID

Msg event.png同奥地利的战略同盟


在1569年独立之前,「黑色的」米克瓦伊,后来的米克瓦伊一世,成为了神圣罗马帝国的诸侯,并同帝国皇帝马克西米利安二世交好。二人都有着精明的政治家性格,而且都需要一个衰弱的波兰。16世纪70年代,米克瓦伊的地位岌岌可危:国内许多大贵族都反对他,已经到了引起内战的地步,而他还要面对来自波兰的领土威胁。为了保持立陶宛的地位,国王打算向马克西米利安二世请求帮助。1570年2月3日,双方签订了军事同盟协议,米克瓦伊的大儿子迎娶了施泰尔马克的伊丽莎白。这个军事同盟阻止了波兰的进一步行动,即使仍然不断有敌人入侵其边境。不过,随着马克西米利安二世的儿子鲁道夫继位,立陶宛和哈布斯堡的关系变得疏远,但此时我们同波兰的关系也已经缓和了。


 
触发条件
  • (THIS) 独立国家朝贡国
  • 不是:
    • 是与  波兰的联合统治中被统治的一方
  • 不是:
    • 是与  波兰的联合统治中统治的一方
  • 不是:
    • 是与  奥地利的联合统治中被统治的一方
  • 不是:
    • 是与  奥地利的联合统治中统治的一方
  • 不是:
  • 不是:
    • 宗教是 Catholicism 天主教
  • 不是:
    • 拥有国家修正 “反对宗教改革”
  •  立陶宛
  • 任意相邻国家:
  • 年份是1570或更晚
  • 不是:
    • 年份是1576或更晚
平均发生时间

200 月


Event button 547.png
同盟
  •  奥地利:
    • 获得对 (该国)的观点修正“示好”50 年
  •  波兰:
    • 获得对 (该国)的观点修正“不高兴”50 年
Event button 547.png
拒绝提议
  •  波兰:
    • 获得对 (该国)的观点修正“示好”50 年
  •  奥地利:
    • 获得对 (该国)的观点修正“不高兴”50 年
ID

Msg event.png同奥地利的战略同盟


随着马克西米利安二世的儿子鲁道夫继位,奥地利-立陶宛1570年协定最终于1576年终止。立陶宛国王米克瓦伊二世·克日什托夫,又被称为「小孤儿」,是一位聪明而又虔诚的天主教徒,他甚至到过耶路撒冷。当他迎娶施泰尔马克的伊丽莎白时,他看见鲁道夫带着一群占星师,这对虔诚的天主教徒来说是一种冒犯。从那天开始,他就对鲁道夫意见很大。然而在后来,施泰尔马克的伊丽莎白的远房亲戚——斐迪南登上了神圣罗马帝国的帝位,是为斐迪南二世,米克瓦伊二世便发现了合作的新人选。斐迪南同样需要一个强大的封建王权,并且也希望增强天主教的势力。米克瓦伊二世迅速同他缔结同盟并取得了波兰的首肯。在三十年战争期间,立陶宛的轻骑兵同帝国军协同作战,带来了大量的荣誉。


 
触发条件
  • (THIS) 独立国家朝贡国
  • 不是:
    • 是与  波兰的联合统治中被统治的一方
  • 不是:
    • 是与  波兰的联合统治中统治的一方
  • 不是:
    • 是与  奥地利的联合统治中被统治的一方
  • 不是:
    • 是与  奥地利的联合统治中统治的一方
  • 不是:
  • 不是:
    • 宗教是 Catholicism 天主教
  • 不是:
    • 拥有国家修正 “反对宗教改革”
  •  立陶宛
  • 任意相邻国家:
  • 年份是1618或更晚
  • 不是:
    • 年份是1631或更晚
平均发生时间

200 月


Event button 547.png
同盟
  •  奥地利:
    • 获得对 (该国)的观点修正“示好”50 年
  •  波兰:
    • 获得对 (该国)的观点修正“不高兴”50 年
Event button 547.png
拒绝提议
  •  波兰:
    • 获得对 (该国)的观点修正“示好”50 年
  •  奥地利:
    • 获得对 (该国)的观点修正“不高兴”50 年
ID

Msg event.png贵族要求「波兰式权利」


1573年,随着波兰亨利王条约的颁布以及登基协定的签署,立陶宛的大贵族也进一步要求本国国王将什拉赫塔的权力正式确立。否则,国王必须为后果负责。这时,米克瓦伊二世·克日什托夫才刚刚登基,他此时还很年轻,而且也不像他父亲那样厌恶贵族掌权,所以为了维持社会稳定,他选择了妥协。他虽未像波兰国王一样签署亨利王条约,但是宪法却经过了修改。新的法律认为什拉赫塔是社会的核心,拥有担任公职等合法权力。宗教宽容的原则也被确认了。


 
触发条件
  • (THIS) 独立国家朝贡国
  • 不是:
  •  立陶宛
  • 年份是1570或更晚
  • 不是:
    • 年份是1601或更晚
  •  波兰:
    • 至少满足之一:
      • 拥有国家修正 “涅沙瓦特权”
      • 拥有国家修正 “彼得库夫法规”
      • 拥有国家修正 “契约协定”
  • 不是:
    • 拥有国家修正 “加强贵族政治”
  • 不是:
    • 拥有国家修正 “加强农奴制度”
  • 不是:
    • 拥有国家修正 “加强中央集权”
平均发生时间

200 月


Event button 547.png
贵族的权利高于义务
  • 获得国家修正 “加强贵族政治” 3650 天,并具有以下效果:
    • 骑兵花费 −10% 骑兵花费
    • Trade efficiency.png -5% 贸易效率
Event button 547.png
尝试平衡权利和义务
  • 获得国家修正 “加强农奴制度” 3650 天,并具有以下效果:
    • 稳定度花费 −15% 稳定度花费修正
    • Morale of armies.png −10% 陆军士气
    • 年度腐败度 +0.1 年度腐败度
Event button 547.png
贵族的义务高于权利
  • 获得国家修正 “加强中央集权” 3650 天,并具有以下效果:
    • Autonomy.png −0.05 月度自治度变化
    • 国家叛乱度 +1 全国叛乱
ID

Msg event.png贵族要求「波兰式权利」


两拨难民潮到来之后,什拉赫塔要求国家为宗教受到的冲击作出补偿。米克瓦伊二世·克日什托夫国王,现在已经是一位年长的老人、政治经验相当丰富,拒绝了他们的要求,反而向色姆议会提出了一项有利于国王的议案。贵族担任公职的权利被扩大了,但是担任公职也成了贵族的一项应尽义务,而且职位必须由国王指定。什拉赫塔有权在外交政策的制定上发表意见,但同时也将在色姆中建立一个由非什拉赫塔成员构成的下议院,拥有征税的立法权。这些改革措施从多方面削弱了贵族的权力,甚至使国家政策开始向社会的中下层倾斜。


 
触发条件
  • 不是:
  •  立陶宛
  • 年份是1601或更晚
  • 不是:
    • 年份是1631或更晚
  •  波兰:
    • 至少满足之一:
      • 拥有国家修正 “涅沙瓦特权”
      • 拥有国家修正 “彼得库夫法规”
      • 拥有国家修正 “契约协定”
  • 不是:
    • 至少满足之一:
      • 拥有国家修正 “加强贵族政治”
      • 拥有国家修正 “加强农奴制度”
      • 拥有国家修正 “加强中央集权”
平均发生时间

200 月


Event button 547.png
贵族的权利高于义务
  • 获得国家修正 “加强贵族政治” 3650 天,并具有以下效果:
    • 骑兵花费 −10% 骑兵花费
    • Trade efficiency.png -5% 贸易效率
Event button 547.png
尝试平衡权利和义务
  • 获得国家修正 “加强农奴制度” 3650 天,并具有以下效果:
    • 稳定度花费 −15% 稳定度花费修正
    • Morale of armies.png −10% 陆军士气
    • 年度腐败度 +0.1 年度腐败度
Event button 547.png
贵族的义务高于权利
  • 获得国家修正 “加强中央集权” 3650 天,并具有以下效果:
    • Autonomy.png −0.05 月度自治度变化
    • 国家叛乱度 +1 全国叛乱
ID

Msg event.png贵族要求「波兰式权利」


在17世纪30年代和40年代,许多大贵族发现境况越来越不利。为了躲避立陶宛政府对大贵族的压迫,许多人开始向波兰求助。有很多立陶宛贵族在两国都有土地,他们与在波兰的亲戚们交换土地,以此增强自己家族在两国的地位。在波兰的大洪水时期中,乌克兰和东欧大草原上的贵族们受外国挑唆发起叛乱,使整个波兰都陷入了混乱。立陶宛国王这时则不得不接受自己仅仅能控制立陶宛北部的事实。此时,立陶宛国王亚历山大二世出兵征讨鞑靼人、俄罗斯人、克里米亚人以及叛乱的大贵族。同时他还决定不再对波兰的事务加以干涉,并将波兰国王瓦迪斯瓦夫四世称作「那边唯一维持着理智头脑的人」。遭受镇压的大贵族只有两种选择,要么接受此项改革,要么放弃自己在立陶宛国内的领土、逃到波兰去。大多数人都选择留了下来。但是改革措施相当激进,现在所有的土地都归为国有,贵族们只拥有使用权,而且还要付使用费。凭借这项举措,国王开始削弱大贵族的势力,并改变了社会结构。当国王在1654年3月30日被乌克兰贵族刺杀后,他的儿子继承了这项改革事业。


 
触发条件
  • 不是:
  •  立陶宛
  • 年份是1631或更晚
  • 不是:
    • 年份是1651或更晚
  •  波兰:
    • 至少满足之一:
      • 拥有国家修正 “涅沙瓦特权”
      • 拥有国家修正 “彼得库夫法规”
      • 拥有国家修正 “契约协定”
  • 不是:
    • 至少满足之一:
      • 拥有国家修正 “加强贵族政治”
      • 拥有国家修正 “加强农奴制度”
      • 拥有国家修正 “加强中央集权”
平均发生时间

200 月


Event button 547.png
贵族的权利高于义务
  • 获得国家修正 “加强贵族政治” 3650 天,并具有以下效果:
    • 骑兵花费 −10% 骑兵花费
    • Trade efficiency.png -5% 贸易效率
Event button 547.png
尝试平衡权利和义务
  • 获得国家修正 “加强农奴制度” 3650 天,并具有以下效果:
    • 稳定度花费 −15% 稳定度花费修正
    • Morale of armies.png −10% 陆军士气
    • 年度腐败度 +0.1 年度腐败度
Event button 547.png
贵族的义务高于权利
  • 获得国家修正 “加强中央集权” 3650 天,并具有以下效果:
    • Autonomy.png −0.05 月度自治度变化
    • 国家叛乱度 +1 全国叛乱
ID

Msg event.png王室对波兰自由否决权的反应


立陶宛国王亚历山大二世于1652年清剿了整个乌克兰,此时他听说波兰推行了自由否决权。一星期后,本国的色姆也通过了同样的条款。通过调查,国王发现一些立陶宛大贵族通过与波兰贵族交换土地,使什拉赫塔的规模扩大了一倍。国王十分恼火,随即宣布该条款无效;这一决定受到了贵族以外的阶层的欢迎。但是,只要波兰仍然在推行自由否决权,他的麻烦就不会减少。为此,国王宣布与波兰人民站在一边,一同对抗波兰的什拉赫塔。


 
触发条件
  •  立陶宛
  • 年份是1652或更晚
  • 不是:
    • 年份是1653或更晚
  • 不是:
  • 至少满足之一:
    • 是与  波兰的联合统治中被统治的一方
    • 是与  波兰的联合统治中统治的一方
  •  波兰:
    • 国家 flag librium_veto 已设置
  • 不是:
    • 国家 flag librium_veto 已设置
平均发生时间

12 月


Event button 547.png
对抗「贵族共和国」
  • 触发国家事件 “立陶宛内战” 于14天内
Event button 547.png
向立陶宛大贵族让步
  • 设置国家 flag librium_veto
  • 获得国家修正 “涅沙瓦特权” -1 天,并具有以下效果:
    • 稳定度花费 −20% 稳定度花费修正
    • Technology cost.png +5% 科技花费
ID

Msg event.png立陶宛内战


向华沙进军的途中,立陶宛国王受挫于波兰什拉赫塔叛军的抵抗,而立陶宛本国的贵族也正在发动叛乱。国王进退维谷、陷入了困境。被困在切尔斯克的国王于是向波兰国王提议,只要波兰国王拒绝接受立陶宛贵族们奉上的王冠,他就立刻回国。这次撤退显然并不光彩,国王认为自己事实上已经失败。一开始,什拉赫塔已经宣布亚历山大二世不再是立陶宛的合法国王,但是当他们发现波兰国王拒绝了立陶宛王冠后,又无奈地撤销了之前的决定。并不是所有的什拉赫塔都反对国王,因此随着国王回国,又有人加入了国王的队伍。最终他们击破了叛军并处死了谋逆者。这次事件使立陶宛建立了一项长期外交政策——一贯支持波兰国王维护王权、抵制内乱,但只有当波兰国王需要的时候才采取行动,不再自作主张。


 
触发条件
只触发于

(请将触发条件移至这里)


Event button 547.png
试图收买大贵族
  • 若该国的稳定度小于 +3
  • 则获得 Icon stability.png 1 稳定度
  • 否则获得 Administrative power.png 50 行政点数
  • 失去等同于0.5年收入的 杜卡特 金币
  • 所有拥有的省份:
    • 仅限于:
      • 是(该国)的核心
      • 叛乱度至少为 National unrest.png 1
    • (1规模)的叛乱爆发
Event button 547.png
彻底消灭这帮叛军
  • 所有拥有的省份:
    • 仅限于:
      • 叛乱度至少为 National unrest.png 1
      • 是(该国)的核心
    • (1规模)的叛乱爆发
ID

Msg event.png可怕的瘟疫流行于立陶宛


在1709年至1710年之间,立陶宛经历着一个世纪以来最严酷的冬日。不仅如此,一场瘟疫传遍了全国,杀害了成千上万的人。七印中第一印已被揭开,天启之骑士骑白马,持弓箭,携瘟疫而来。唯有祈祷……祈祷……祈祷……


 
触发条件
  •  立陶宛
  • 年份是1700或更晚
  • 不是:
    • 年份是1750或更晚
平均发生时间

200 月


Event button 547.png
我们无能为力。
  • 获得国家修正 “严重瘟疫” 1825 天,并具有以下效果:
    • 国家税收修正 −10% 国家税收修正
    • 国家人力修正 −25 全国人力修正
Event button 547.png
尝试遏止疫情。
  • 失去 Administrative power.png 25 行政点数
  • 获得国家修正 “瘟疫受控” 1825 天,并具有以下效果:
    • 国家税收修正 −5% 国家税收修正
    • 国家人力修正 −10 全国人力修正
ID

Msg event.png虔信派


敬虔运动是一场17世纪末从德意志地区兴起的运动,主张透过集体读经、祷告与查经来造就基督徒活泼的灵命。传统意义上说,敬虔运动是对理智主义在新教徒,特别是路德宗信徒中传播的一种反抗。但是,敬虔运动也对其它宗派产生了影响。随着战乱的消弭,敬虔运动伴着战俘归国,从而在立陶宛生根发芽。但是,立陶宛教会对私下的讲道是禁止的,最终在1729年颁布了秘密集会禁令,禁止任何不经由教会组织的宗教活动。


 
触发条件
  • 不是:
  •  立陶宛
  • 年份是1700或更晚
  • 不是:
    • 年份是1800或更晚
  • 至少满足之一:
    • 宗教是 新教 新教
    • 宗教是 改革宗 改革宗
平均发生时间

200 月


Event button 547.png
鼓励敬虔运动
  • 失去 Icon stability.png 2 稳定度
  • 获得国家修正 “虔信派” 18250 天,并具有以下效果:
    • 异端容忍 +1 异端容忍
Event button 547.png
禁止敬虔运动
  • 获得国家修正 “秘密集会法令” 18250 天,并具有以下效果:
    • 正统信仰容忍 +1 正统信仰容忍